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讲座 | 正文

9月17日陈学明教授讲座综述

发表时间:2017-09-18 浏览人数: 作者:

2017年 9月17日,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会长、中国马克思恩格斯研究会副会长陈学明教授在我院东五楼432教室授予了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三个追问”的讲座。参加讲座的有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的张建华老师以及马哲和其它专业的同学们。

第一个追问是:马克思主义是哲学吗?陈学明教授首先展示了马克思、恩格斯在19世纪40年代上半期的一些经典语录,从中都还可以看出他们的思想与哲学的相关联系。但是在此之后,特别是在1843年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他提出了要“消灭哲学”。陈学明教授指出,要论证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哲学的,就要对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有批判哲学的言词给予合理的解释。有的学者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要“消灭”的是资产阶级哲学,是传统的西方近代哲学;“消灭”资产阶级哲学并不等同于把所有哲学都废除掉。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柯尔施就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这样的解释在另一些学者看来似乎太过于简单了,他们认为“消灭”不仅有与资产阶级决裂的含义,而且还确实有连哲学这种形式也要取消掉的意思。这样,对于认定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哲学的柯尔施来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难题摆在了面前:如何在不否定马克思和恩格斯确实要“克服和取代一切哲学”、“废弃哲学这种形式”的前提下,说清楚马克思主义本身还包含着哲学的内容,甚至其核心还是哲学。为了解开这一难题,柯尔施要人们说明:这一废除的过程应当如何完成?这一过程应该被看作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次思想上的行动而一劳永逸地完成的吗?或者,我们应当把它理解为一个非常漫长且艰巨的革命过程?其实这些问题的提出已经向人们说明了这一难题,柯尔施认为废除哲学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是一个终极目标,而这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哲学为了最终走向灭亡必须不断地强化自己。这也就是说,在哲学走向灭亡的过程中,它不仅还存在,而且有可能还被强化。柯尔施又强调,马克思和恩格斯正是为了消灭哲学从而建立起了自己的哲学,即马克思主义哲学,而这种哲学构成了整个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所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辩证唯物主义在本质上是彻头彻尾的哲学。”陈学明教授在这里是极其赞同这一观点的。在他看来,柯尔施如此致力于论证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哲学,归根结底是为了恢复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他同意柯尔施回顾无产阶级的斗争历史得出的观点:抹煞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内容,不仅会出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危机而且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也必然出现危机。

第二个追问是:马克思主义是哲学的话,那它是属于西方近代哲学还是西方近当代哲学?西方近代哲学家们基本上都认定主客关系的问题是全部哲学的基本问题;他们都致力于通过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来创建完善的认识论,进而推出能包容和说明一切的哲学体系;他们确立和高扬主体性原则,打着理性主义的旗号;他们所建立的理论体系是以主客二分为标志,以基础主义和本质主义为核心;他们满足于在抽象化的自然界或绝对化的观念世界中兜圈子。西方近代哲学由此引发的思维方式,无论就其理论本身,还是就其对现实的影响,都曾产生过积极的作用,但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其消极性、片面性和局限性越来越暴露无遗,这主要指的是其哲学体系、哲学特征、哲学宗旨所蕴含、所必然导致的严重的怀疑论和独断论倾向。由此,为了符合时代的要求,西方现当代哲学应运而生,这给社会带来的是一种新的哲学思维方式。它们一改西方近代哲学的“体系哲学”,企图建立无所不包的理论体系,给予了哲学的性质和功能新的定位:它们不再纠缠于思辨形而上学之中,而以各种形式回归现实世界;它们对作为近代认识论基础的二元分立极其不满,而把心物、主客视为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过程;它们与西方近代哲学所表现出来的理性万能和理性独断倾向相抗衡,而主张突破理性的界限、转向非理性的世界;它们向西方近代哲学把人的存在抽象化的做法挑战,而力主恢复人的本真性,重新认识人的价值及其意义。而当人们常谈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革命”时,实际上是对西方近代哲学的批判和超越。马克思主义哲学不但参与批判了西方近代哲学,而且是率先进行批判它的,他们所要“消灭”的哲学正是西方近代哲学,他们与西方现当代哲学在此过程中是同盟军。陈学明教授认为,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现当代哲学思维方式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其他现当代哲学流派具有相当多的共同点这一角度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属于西方现当代哲学范畴。

第三个追问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超越西方近代哲学时有没有进一步超越西方现当代哲学?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属于一般的西方现当代哲学流派还是一个特殊的西方现当代哲学流派?陈学明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对近代西方哲学的批判和超越要比其他所有的西方现当代哲学来的坚决和彻底,它在超越西方近代哲学的同时也超越了西方现当代哲学,并且它是一个特殊的西方现当代哲学流派;我们在把握两者的关系时,既要看到它们之间的同质性,更要看到两者之间的差异与对立。陈学明教授通过列举多个关于两者之间关系的例子更加深刻地论证了这一观点。最后他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从整体上超越了西方现当代哲学,使两者之间构成了质的区别,主要源自于两者社会阶级基础的迥然不同。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批判和超越近代西方哲学时,也改变了西方哲学发展的社会阶级基础,而西方现当代哲学的各种流派在批判和超越西方近代哲学时,沿袭了西方哲学发展的社会阶级基础,也就是说,它们不是为了推翻原有的社会阶级利益,而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原有的社会阶级利益而做出这种批判和超越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在回答了以上三个问题之后,陈学明教授又对这三个问题的正确回答与对马克思主义的三种错误理解的界限进行了说明。他认为,第一个追问是与第二国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划清界限;第二个追问是与第三国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划清界限;第三个追问是与后现代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划清界限。并且他还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与西方现当代哲学的比较不如说是与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比较。

27307

在讲座结束之前,陈学明教授与张建华老师和同学们一起探讨了当今其他学者对这三个追问正确理解的相关问题。此次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作者:朱思进